笔架

原创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2018-02-11 16:00  阅读 67 views 次
2015-2016届学生书法高考成绩

笔架

笔架亦称笔格、笔搁,即架笔之物也,为文房常用器具之一。书画时在构思或暂息藉以置笔,以免毛笔圆转污损他物。为古人书案上最不可缺少之文具。
   笔架的材质一般为瓷、木、紫砂、铜、铁、玉、象牙、水晶无不具备。其中实用性的笔架以瓷、铜、铁最为普遍,观赏性的则以玉笔架最为典型。式样则尤为繁多。玉笔架有山形者、卧仙者、旧玉子母猫、十二峰头为格者、也有单螭起伏为格者;瓷则有哥窑三山五山者、白定卧花娃;木则有老树根枝蟠屈万状;石者有峰岚起伏者。明代以后,文人们对文房用具的追求逐渐高起来,不但要求有与“笔、墨、纸、砚”相配套的文房用具,而且要求这些用具注重实用性的同时还要追求观赏性。因此,作为当时文人雅士追求悠闲雅趣生活的一种象征,雕工精湛的玉笔架在明代极为普遍,有青玉、白玉等,形状以山峰形居多;而到了清代,玉笔架的雕工更为繁缛,特别是工艺味道浓郁。

历史
  笔架其具体的产生年代已不可考,但从南朝梁(502-556)吴均(469-520)所作《笔格赋》:“幽山之桂树……剪其片条,为此笔格”看,已有1500余年的历史。笔架因样式不同,多有别称。如笔山,因呈多峰山形而名,造型一般为五峰,中峰最高,两边侧峰渐次之,平底。以明代中晚期瓷制品较多。笔床,其卧式如床而名。明屠隆《文具雅编·笔床》:“笔床之制,行世甚少。有古鎏金者,长六七寸,高寸二分,阔二寸,饰如一架焉,可卧笔四矢。以此为式,用紫檀乌木为之,亦佳”。另有笔枕,笔悬等。笔架材质有瓷、水晶、玉、紫砂、铜、铁、木等。南北朝之前的笔架传世品还不曾发现,故具体面目不甚清晰,不过从文献来看,当为山形。“若九疑之争出,”材质当为木。唐代笔架流传下来的极为罕见,但从文献来看,此时的笔架已经成为文房的常设之物,如杜甫诗:“笔架沾窗雨,书签映隙曛”。陆龟蒙诗:“自拂烟霞安笔格,独开封检试砂床”。材质已不局限于木,呈多样化,如罗隐诗:“珊瑚笔架真珠履,曾和陈王几首诗”。
   《开元天宝遗事》:“学士苏廷页,有一锦纹花石,镂为笔架”。遗憾的是对笔架的形状不曾提及。宋代笔架传世品和出土物较多,材质更加多样,宋周密《云烟过眼录》有“古玉笔格”,《宋稗类抄》有“铜绿笔格”。考古发掘有影青瓷笔格水注,漆笔格、水晶笔格和青玉笔格等。宋代笔架的形状大致有以下三种:一为上窄下宽的长方形,上有几个圆凹孔用来搁笔;一为上窄下宽的长方形,上有几个圆孔和一个长方形凹孔,长方凹孔用来放墨;一为山形,即宋鲁应龙《闲窗括异志》:“远峰列如笔架”。而以此种形式的笔架最为多见,山峰或陡峭,或平缓,峰峦少则五个,多达二十。元代笔架的材质有铜、瓷、石等,其形多为山形,宋代前两种样式已不见有。山形笔架的山峰较宋代明显减少,一般为四、五峰。明代笔架更是文房中不可或缺之物,这从明代文人著述多有“笔格”条目可知,如高溓《燕闲清赏笺》、屠隆《文房器具笺》、文震亨《长物志》等。笔架  其材质“有珊瑚者,有玛瑙者,有水晶者,有刻犀者”,还有瓷、玉、木等。其形状“有玉为山形者……有铜螭起伏为格者”。最为时人所好的是“有一老树根,蟠曲万状,长止七寸,宛若行龙,鳞角爪牙悉备,摩弄如玉,此承天生笔格”的不加斧琢之器物。山形笔架为明代主流,峰数一般不过五峰。清代笔架更胜明代,材质有玉、紫砂、水晶、铜、木、珐琅、象牙等。而以自然之物最为名贵,如乾隆皇帝为之赋诗“茸长八叉老,蜕然去不留……雅宜供架笔,毛颖本同游”的鹿角笔架。清代笔架从形状上可分为传统的山形,山峰较为粗壮,多用镂雕、彩绘等进行装饰;象生形,以动植物的形状起伏搁笔;天然物,如前边提到的鹿角等。

种类
  笔架以瓷为笔架最为普遍,特别是明清之际,样式更为丰富,流传更为广泛,不仅适用,而且讲究观赏,质精形美。迄今所见最早的瓷质笔架为江苏无锡北宋中期墓葬中出土的影青瓷兽形笔架水注,为一件笔架和水注两用器物。北京元大都遗址中也曾出土有影青瓷笔架,如青白釉笔架,共有五峰,山峰中镂空,上有海水植物等纹饰。山峰数量较宋代减少。明代瓷制笔架以山形居多,有明确纪年的为正德时青花笔架,如青花缠枝灵芝阿拉伯文笔架,以雕塑技术成型,为五峰山状,中峰略高,两侧山峰渐次。五峰以青花勾勒边线,内绘缠枝灵芝纹饰,中峰开光内书有波斯文字。五峰山下为青花勾云纹。底有青花“大明正德年制”楷款。明代瓷质山形笔架的另一特点是山形随意,并加以彩绘,如青花五彩笔山,为三峰山形,峰形极为随意,山峰上雕有龙纹,并饰以青花五彩,纹饰清晰,色彩艳丽,为万历时器物。可以这样讲,明代中晚期是瓷质笔架的大发展时期,而且笔架的形状各异,除实用之外,可供把玩。红釉鹅形笔山为嘉靖时器物,器型如一只卧鹅,通体施以红釉,菱角转折处露出白色胎骨,虽然器物没有款识,但从胎质、釉质等分析,为嘉靖时官窑所烧造。又如青花五彩龙纹笔船,青花五彩龙凤纹笔盒,不仅色彩艳丽,制作精巧,而且丰富了笔架的表现形式。
   清代瓷笔架以乾隆朝制作最精,以山形笔架为例,较明代更为自然随意,极富天趣。哥釉笔架,山峰形造型,但不死板,山峰扭曲变形,山峰中部漏透。通体饰以哥釉,其色浅淡,釉面有黄色开片。釉层肥厚润泽,隐有酥光,为一件精美的器物。
   乾隆时亦有笔船传世。清代晚期的瓷笔架缺少早中期时的神韵,其山形笔架的造型呆滞,如粉彩海水云蝠纹笔架,为五峰山形,山峰上大下小,缺乏稳重感,山峰较高而瘦,美感不足。山峰上绘红彩云蝠纹饰,山峰下以粉彩绘海水,底有“长春宫制”楷书款,为慈禧用具。
   玉质笔架的具体年代已不可考,但从宋周密《云烟过眼录》:“古玉笔格”,及浙江衢州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4)墓葬出土有青玉笔格分析,至少在宋代玉已经用来加工笔格了。从传世品看,宋代玉笔架为山形,峰柱较矮,峰顶齐平。此时的玉笔架以实用为主,故不见有过多的雕琢痕迹。元代玉笔架已经追求人工雕琢的艺术韵味,有文人情趣。如青玉镂雕笔架以青玉镂雕而成,通体有大小不一 的孔洞,颇有洞石的自然天趣,玉色青幽,成为当时文人学士追求悠闲雅趣生活的一种象征。
   明代玉笔架极为普遍,有青玉、白玉等。以山峰形居多,峰为柱状,在注重实用性的同时,更追求观赏性,其雕工精湛。白玉笔架为明代器物,通体雕有人物纹饰,雕工细腻,刀法流畅。玉色润泽,微闪黄,并有较深浸色。
   清代玉笔架的雕工较明代更为繁缛,特别是工艺味道浓郁,除一些传统的山形笔架之外,其观赏性远远超过实用性。青玉桥形笔架,为桥形,平板式桥面,两端为坡状,桥上人物与桥下渔舟相互唱和,极具生活气息,雕琢精细,形象生动逼真,为清代玉笔架中的精细之作。
   以水晶雕琢笔架在宋代之时就有。水晶为无色透明的结晶石英。水晶笔架特点是随形雕琢,流畅婉转,晶莹剔透。浙江衢州南宋史绳祖墓中曾出土有水晶笔架,为五峰山形,中峰最高,其余渐次,峰顶较尖,除山峰之外,通体不见有其他雕琢。明代水晶笔架较为少见,清代则传世品较为常见,多为山形,其峰势较缓,亦不过多雕琢。水晶笔架,其雕琢的线条极为简练,没有过多的转折,但意趣古朴。
   以木为笔架的年代较为久远,但传世品不多见,以明清两代的器物较为常见。有紫檀木、黄杨木、沉香木等。紫檀木色呈棕紫色,坚重细致,一立方尺原木可达26公斤,故紫檀木笔架沉稳,且不易碎,为笔架中的精品。紫檀松鹿图笔架,笔架为山峰状,山峰上雕以松树及松针纹饰,峰下有孔并雕有鹿纹。色泽沉郁,质地细腻,雕工极为精致,为明代器物。黄杨木质地坚韧致密,色泽浓郁。黄杨木笔架在清代较为常见,如黄杨木笔架,架为山峰状,依山就势雕有山石、灵芝、松鹿等纹饰,并有镂雕的孔洞,特别是牙黄色的色泽有古朴之美。铜制笔架多为0螭龙形状,宋陆游诗:“熟睡李书横竹架,吟余犀管阁铜螭”。但宋元之物极少发现,目前所见多为明清之物。铜螭笔架为明代器物,清代铜螭笔架。二者造型基本相同,唯明代略高一些。传世品甚少。除上述介绍的品种外,还有紫砂、珊瑚、象牙、石、漆等材质的笔架,由于传世品相对较少,故不一一介绍。笔架的典型特征是小巧,一般来讲大不过盈尺,不但实用,而且供赏玩,故在具体的收藏过程中,以可供于案上,又可玩于掌中,可远观,亦可近取之物为首选。

材质
  笔架的材质一般为瓷、木、紫砂、铜、铁、玉、水晶。其中实用性的笔架以瓷、铜、铁最为普遍,观赏性的则以玉笔架最为典型。明代以后,文人们对文房用具的追求逐渐高起来,不但要求有与“笔、墨、纸、砚”相配套的文房用具,而且要求这些用具注重实用性的同时还要追求观赏性。因此,作为当时文人雅士追求悠闲雅趣生活的一种象征,雕工精湛的玉笔架在明代极为普遍,有青玉、白玉等,形状以山峰形居多;而到了清代,玉笔架的雕工更为繁缛,特别是工艺味道浓郁。


青玉三鹅笔架,清,高5.2cm,长12.8cm。清宫旧藏。 笔架青玉质,三鹅相连形,各衔谷穗、花枝,鹅腹下饰小浮萍。 “三鹅”是印度婆罗门教中月天(月神)的坐骑。中国古人对洁身自好、风度翩翩的鹅亦颇喜爱,古代以鹅为题材的工艺品为数甚多。此青玉笔架碾琢精良,玉色洁润,鹅之形丰满柔 美,且衔谷穗、花枝,当是寓岁美年丰之意


清 玉雕龙纹笔架 尺寸: 15×6.6厘米

本文地址:http://shufa.huashi123.cn/64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2015-2016届学生书法高考成绩
相关文章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表情